首页 >> 科普论文医

幸运快艇计划人工计划: 第八十五章 念念不忘(9)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“银沙河伯,本来是水中冤魂,”土地说,“他生前被自己兄长所害,被推入银沙河中溺亡。 “他的嫂子又是略通法术的人,施法把他的魂魄困在银沙河中。 这种冤魂连鬼差都找不到,必须找到替身才可以转世。

“但是老九从不利用水鬼蛊惑他人。

失足掉落水中的人,他还想办法把别人送上岸去。

我知道他的事情后,就禀报了宋帝王。 “宋帝王派了自己的辅助官来找到老九,想带他去转世。

但是老九放不下河里的生灵,又担心还有人会掉落水中。 念他一片善心,宋帝王就封他做了银沙河伯。

”“余溥?”马朵朵问土地。 土地点点头。 柳贤问:“余溥是谁?”“宋帝王的辅助官,生前就是宋帝王部下。 宋帝王生前是汉时的大将军,为国战死。 余溥想把他的尸首带回阵营,也战死了。 “所以宋帝王的第三殿司掌黑绳大地狱,专门惩戒不履行职责的人。

不忠于职责的人;或存心背叛,不顾恤部下的生命的人;执行公务时见了利益,就忘了责任与道义,缺乏爱国、爱民之心的人,统统归他管。

”柳贤听马朵朵提起过,她是地府第一辅助官,不知道她这个官含金量足不足,就问:“地府一共有多少辅助官?”马朵朵扳着手指头数,“第一殿事务繁忙,有我和牛头两个,其他殿的阎王各一个。 第一殿除了两个辅助官,还有四大判官、黑白无常。 ”柳贤细细想着,“所以你叫黑白无常老七、老八?”“对,”马朵朵翻着白眼,“不过人家老七现在是辅助官代理了,我也就是个地府闲散人员。 ”“到时候,我跟着你混饭吃算了。 ”马朵朵把手臂架在土地的肩膀上,对他说。

“呵呵,马爷说笑了。 这届秦广王是天神,让您成仙成神都是一抬手的事儿,您真想回去,还不早就回去了。 ”马朵朵不悦地摆着手。

秦广王喜怒无常,想法又多又善变,怕是更年期到了,别去招惹为妙。 说着话,就到了银沙河边。 银沙河虽然是条内陆河,因水域宽广,河边居然有一些沙滩,细细的沙子在阳光下泛着银光。 现在是秋季,河边的草都黄了,几棵枯草随风飘舞。

波浪卷着垃圾拍在岸上,岸边都是些塑料袋、空饮料瓶、烂泡沫。

河水印着阴沉的天空,显出深沉的黑色,又飘着丝丝缕缕的红色黄色。

整个深秋的萧条景象。 土地领着马朵朵二人走到离水较近的位置。 如果土地也掏出手机来,柳贤是不会感到惊讶的。

但是土地总算比马朵朵出息,他念着咒,用拐杖在水里点了三点。

过了一会,没有动静。 土地又重复了一次。

等做完三次,才像感应到什么,满意地捻着胡须。 马朵朵也看着河面,不住打量,像是前方有什么。

土地说:“这位是地府的马爷,这位是他朋友,是凡人,看不到你,你显个身吧。

”柳贤看到一个年轻人突然闪现在他们身边,料想着就是银沙河伯了。 但是这个河伯,真的太寒酸了。 衣服过时老旧不说,还破破烂烂。 衣袖和裤管都像是短了一截,露出细细的手腕和脚踝,穿着可怜的人字拖。

眉眼下垂,眼小无光,眼神涣散,胆怯地看着马朵朵和柳贤。

他向土地扑过去。

本来比土地高一大截,他偏偏跪下,抱着土地的腰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 “土地爷,你可算来了。 苦死我了。

”土地好脾气地抚摸河伯的头,柔声安慰,“我来了、我来了。 别哭了、别哭了。

”河伯依旧哭个没完。

马朵朵上去就是一脚,她还有正事要办。

“哭什么哭,收声!”河伯被踢了一脚,却猛地收住了声音,放开土地,站了起来,不时止不住地抽泣一声,哪里像个神仙。 土地问河伯:“到底怎么了?”河伯带着哭腔说:“我的水府,被妖怪占了。

”马朵朵没好气地说:“你不是河伯吗?水里的妖怪不是都要听你的吗?怎么还被妖怪占了?”河伯怯怯地说:“我,我……”马朵朵和柳贤都是一脸嫌弃。 这河伯这么个怂样,怎么指望他帮忙收服水鬼。 不过被人杀了都不怨恨,个性也强不到哪去。

土地打着圆场,问:“什么妖怪啊?”“我以前都没见过,好可怕。

头上一只眼,该长眼的地方长着肉瘤,牙齿又多又锋利,力大无比。

”河伯可怜兮兮地说。

“是水里的吗?”“是……是一条鱼。

”马朵朵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。 土地拉着河伯坐下,让他仔细讲讲事情的经过。 “有一天,我正在打扫河底。

现在河里的垃圾越来越多,我捡都捡不完。 一个一只眼的妖怪出现在我面前,问我是不是河伯。 我以为是哪里迁过来的新住户,就把他带回我的洞府,想熟悉一下。 “到了我的洞府,谁知他突然凶狠地说我不作为,银沙河都变成垃圾场了,住户也不断减少,我也不管。 我哪里是不管,我管不了啊。 ”河伯委屈地说。

只有土地面露怜悯,马朵朵和柳贤都板着脸不为所动。 “他显出原形,我打不过他,被他关了起来。 他占着我的洞府,那天被他找到了我收集水鬼怨念的瓶子。

“他拿着瓶子问我那是什么东西,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。

让他不要动,那些怨念会害人。 “谁知他阴沉沉地笑了几声,说害人不好吗,人都该死。

就强迫我打开瓶子,放出了水鬼。 ”河伯像要断气了一样,没力气再讲下去。

马朵朵帮他补充到:“所以近期出来害人的水鬼,都是你放出来的咯?”河伯扁着嘴,没忍住又哭了起来。

马朵朵觉得他也可怜,本来是个一心救人的好人,现在间接夺去三条命,料想他心里难受得紧,就没再踢他,让他哭。

河伯发泄得差不多了,又抽抽搭搭地说:“我趁那妖怪不注意,在水鬼上加了一丝我的意念,希望土地爷带冤死的鬼魂去城隍庙的时候,能够发现。

”“你加的什么意念?”“救救九九。 ”()。

标签:科普论文医,飞机机身代码,阳煤物流电话